2016年是著名文豪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为纪念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上海翻译家协会遴选了一首与莎士比亚有关的未经翻译的诗歌,通过此次竞赛,在今夏点燃爱好者对诗歌翻译的热情。

This year marks the 400th anniversary of the death of William Shakespeare. To commemorate the English poet and playwright, the Shanghai Translators Association is holding a contest to see who can best capture a never-before-translated work about Shakespeare into Chinese. The contest is intended to kindle interest in poetry this summer.


1. 参赛年龄:45周岁以下。
    Participants must be under 45.

2. 将主办方提供的英文诗歌原文翻译成中文。
    Participants should translate the original English poem into Chinese.

3. 译诗体裁不限,以贴近莎士比亚的诗歌作品风格为佳。
    There are no style requirements for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although
    translators should try to stay as close as possible to the original text.

4. 参赛译文要求原创,如经查证涉及抄袭、剽窃等侵权行为,取消评奖资格,相关后果自负。
    All translations have to be original. Anyone found to have committed plagiarism will be disqualified.

5. 来稿作品均被视为同意授权主办方对入围作品进行修改、编辑、出版或在各种媒体上公开发表,尊重参赛者署名权,不另付稿酬。
    Submitted translations may be revised, edited and published in different media. Translators will be credited with a byline for their     published works. No copyright payments will be awarded.。

6. 投稿方式:本次作品征集采用网络投稿,参赛作品以附件形式提交,请于邮件标题中写明:“最翁之译”竞赛。注意附件中须包括两个WORD格式文件;译文和个人信息(标题采用三号黑体,正文五号宋体)。译文中请不要添加任何与译者个人身份信息相关的文字或符号,否则译文无效;个人信息中请写明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工作学习单位及家庭住址、联系电话、E-MAIL地址等。投稿请发送至邮箱shfyjxh@sta.org.cn。联系电话:021-62473142。

Entries should be sent to shfyjxh@sta.org.cn in attachment. The email subject should be “2016 Shakespeare Poem Translation Contest”. The translation and contact details should be attached in Word format with the title in font SimHei, 16pt, and the main text in font Arial, 10.5pt. The translation should contain no information about the translator, otherwise the entry will be deemed invalid. Contact details should show the translator’s name, gender, birth date, address (including post code), and mobile phone number. Call (021) 6247-3142 for enquiry.

7. 征稿截止时间:2016年7月31日(以邮箱收到的邮件发送时间为准)
    The deadline is July 31, based on the email sent time.


邀请中国资深翻译家屠岸、吴钧陶,以及权威翻译家,莎士比亚专家5-6人组成评审委员会,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评选。
The panel of judges consists of five to six translators, including Tu An and Wu Juntao, and Shakespeare experts. Votes will be cast anonymously.


主办方将在初选入围的10首作品中,评出“最翁之译”奖一首,奖励价值3000元的奖金或等值奖品;二等奖2首,奖励价值1000元的奖金或等值奖品;优秀奖7首,奖励价值500元的奖金或等值奖品。
One first prize (3,000 yuan or gifts of equivalent value), two second prizes (1,000 yuan or gifts of equivalent value) and seven prizes of excellence (500 yuan or gifts of equivalent value) will be awarded to 10 finalists.


* 本次大赛的未尽事宜和最终解释权归属竞赛组委会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reserves the right of final explana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following of the original poem about Shakespeare for translation:

Shakespeare
John Sterling (1806–44)

HOW little fades from earth when sink to rest
The hours and cares that mov’d a great man’s breast!
Though naught of all we saw the grave may spare,
His life pervades the world’s impregnate air;
Though Shakespeare’s dust beneath our footsteps lies,
His spirit breathes amid his native skies;
With meaning won from him forever glows
Each air that England feels, and star it knows;
His whisper’d words from many a mother’s voice
Can make her sleeping child in dreams rejoice,
And gleams from spheres he first conjoin’d to earth
Are blent with rays of each new morning’s birth.
Amid the sights and tales of common things,
Leaf, flower, and bird, and wars, and deaths of kings,
Of shore, and sea, and nature’s daily round,
Of life that tills, and tombs that load the ground,
His visions mingle, swell, command, pace by,
And haunt with living presence heart and eye;
And tones from him by other bosoms caught
Awaken flush and stir of mounting thought,
And the long sigh, and deep impassion’d thrill,
Rouse custom’s trance, and spur the faltering will.
Above the goodly land more his than ours
He sits supreme enthron’d in skyey towers,
And sees the heroic brood of his creation
Teach larger life to his ennobled nation.
O shaping brain! O flashing fancy’s hues!
O boundless heart kept fresh by pity’s dews!
O wit humane and blithe! O sense sublime
For each dim oracle of mantled Time!
Transcendent Form of Man! in whom we read
Mankind’s whole tale of Impulse, Thought, and Deed;
Amid the expanse of years beholding thee,
We know how vast our world of life may be;
Wherein, perchance, with aims as pure as thine,
Small tasks and strength may be no less divine.

by JOHN STERLING (1839).

入围作品

  • 作品1
  • 作品2
  • 作品3
  • 作品4
  • 作品5
  • 作品6
  • 作品7
  • 作品8
  • 作品9
  • 作品10
  • 作品11

圣哲所怀,那时光与人事,
沉沦掩埋,却栩栩不褪逝。
看那坟冢,无人终得逃离;
他的生命,漫遍世界生机。
莎翁化尘,降于人人踏行;
而他精神,游于故土天空。
英伦每拂清风,每知星辰,
都因他所寄兴,熠熠缤纷。
多少母亲轻轻,念他语句,
能令睡眠儿童,梦中欢喜。
他所首接大地、星体微光,
混于每日晨起、新生光芒。
当描绘述陈,那事物普通
如花叶飞禽、战争和王薨,
那海和岸滨,自然之周行,
那耕地生人,和地载坟茔,
他妙想融荡,随心或与物,
以鲜活之象,萦绕于心目;
他宏音流溢,入读者心里,
就唤醒激起,攀升的思绪;
那长长叹息,和深情激奋,
引凡夫神迷,驱弱心精进。
大地广阔,属他甚于我们,
君临高坐,他在危塔入云,
看着他所育成,英气子孙,
宣教更广人生,于其尊民。
奇思的熔铸!幻想的斑斓!
以怜悯之露,润胸怀无边!
欢仁的智慧!可敬地察觉
于时势幽晦,那神谕隐约!
完满的人型!我们以尽阅
人类之奋冲,思想和事业;
那些年里面,对你的品赏,
令我们得见,人世之宽广;
在其中或许,如你志纯净,
虽功役微细,犹不失神性。

译注:随心或与物,出《文心雕龙·物色》:“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

说明:跟随原作,两行一换韵。另外两行的中间停顿处,又加了交韵,读起来顺口些,希望无害于意。

触动伟人心灵的时光与忧虑,
即使入长眠,至今难忘记!
纵然我们曾见的一切都不免故去,
他的生命渗透饱和的空气,无处不及;
纵然莎翁化为我们脚下的尘土,
他的灵魂仍在祖国天空中呼吸;
英格兰感触到的每一寸空气,熟知的每一颗星,
永放光芒,承载着由他赋予的意义;
他的低语借着许多母亲的声音延续,
能让安睡的孩童梦中感到欣喜;
由他首先连接到地球的天体 ,微光闪耀,
与每个新生清晨的朝晖合一。

源自于寻常所见与故事流传,
叶子、花朵、小鸟、战争、国王命终,
以及边岸、大海、大自然的日常运转,
以及耕作 中的生命、大地承载的墓冢,
他想象的画面交错,胀大,掌控,滑过,
栩栩如生地萦绕眼前心中;
他的笔调直抵人的心窝,
将渐多的思绪搅动,激起;
长长的叹息,深沉的热情,
唤醒惯常的昏睡,鼓舞消磨的意气。

在这片属于我们但更属于他的大好土地上方,
他坐在天空之塔的至高王座上默默关注,
看他创造的那些英雄人物
将宽广的生命示范给因他而更高贵的国度。
噢,善于塑造的头脑 !噢,想象的闪闪绚烂!
噢,同情的甘露,让博大无限的心脏鲜活如故!
噢,欢乐风趣的人文才子!噢,敏锐的感知
将被掩盖时光的模糊神谕领悟!

卓越超凡之人!从他身上我们读到
人类冲动、思想与行为的交织相伴;
在为你见证的那些岁月,
我们认识到生命的世界能如此浩瀚;
在这世界里,也许,只要与你一样目标纯正,
微小的任务和单薄的力量也会同等非凡。
(写于1839年)


莎士比亚在作品中多次写到天文现象,将星辰等天体与人类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莎士比亚在作品中曾用“耕作”( “tilth”)暗指两性交合之事。

“头脑”在英语中也代指有智慧的人、人才。

光阴与忧愁呵,曾牵动着巨人的心弦,
当其飘零委地,又何尝有半分儿销减!
他的坟茔或许留不住过往的一切,
他的生命却充盈着这浩瀚的世界;
莎士比亚已化作我们脚下的尘埃,
他的精魂却依然在故乡的天空徘徊;
英格兰的每一颗星辰和每一寸空气
无不闪耀着他带给人间的永恒真理;
他的诗行在妈妈的口中呢喃,
酣睡的孩子在梦里陶醉忻欢;
日月星辰在他手中与大地融合,
熠熠星晖和每个新生早晨的光芒融为一色。
芸芸万物呵,述说着众相纷纭、世间百态:
有枝流叶布、花香鸟语,有杀伐吊亡、改朝换代,
自然万象日夜循环,沧海桑田变换无穷,
生命劳作不辍,大地遍布丘冢,
憧憬与想象在他脑中交织涌动,忽而发号施令,
忽而悠闲漫步,眉间心上萦绕着跃动的生命;
有人捕捉到他的佳言妙语,
禁不住心潮汹涌,百感交聚;
他的感喟长叹足以启迪世俗的蒙昧,
他的激昂慷慨足以摧折意志的蟊贼。
比起我们,他——才是这片美妙土地的君王,
在齐天巨塔里登上宝座,统御四方,
他谛视着自己创造的英勇子孙
如何使这个伟大的祖国超群绝伦。
啊,塑造人心的智慧呵!啊,流光溢彩的诗魔!
啊,在爱的雨露里,博大的心灵永远鲜活!
啊,仁慈而欢乐的智者呵!啊,您的卓识犹如醍醐
总是能辨别时间隐者传来的每一道暗昧天书!
非凡的伟人啊!在您身上,我们读到
人类的全部故事——激情、思想和勋劳;
漫漫岁月里,我们凝视着您,终于明白
我们的人生是多么宽广和辽阔的舞台;
在那里,只要心中的理想像您一样纯真无邪,
弱小的事业和生命呵,或许同样高贵而圣洁。

约翰·史特林
1839年

让一位伟人动过心的时光和尘劳
沉寂之后,人世间并未失去多少!
虽然未曾见坟墓放过任何一个人,
蕴蓄万物的空气弥漫着他的生命;
莎氏的尘土虽已在我们脚下安息,
他的灵魂仍在他本国的天空呼吸;
英国所知所感的每一颗星、一丝气
皆因得自他的意义而永放光彩;
众多母亲低声吟诵着他的词句,
令熟睡的孩子在梦中欢欣鼓舞,
天体的柔光与每日初生的晨曦交融
(正是他首先将天体与地球相连通)。
在平常事物的诸多景象和故事之中——
树叶、花鸟、战争以及国王的死亡,
大海、海岸,以及大自然的每日轮回,
劳作的人生,以及遍布大地的坟堆——
他的想象使心与眼充盈,与之合一,
支配之,超越之,历久弥新地萦绕之;
他人的心灵受到他的声调点化,
激起了高逸思想的鼓荡与勃发,
饱含激情的悸动和一声长长的叹息
唤醒昏睡的习俗,激励动摇的意志。
在这片更属于他的美好国土上方,
他端坐在无可企及的高塔之上,
看着国民由于他创造的英雄们的教导,
知悉更广大的生命,变得更加崇高。
哦,赋形的头脑!闪烁的想象力的色彩!
哦,由怜悯的露水滋润的无尽胸怀!
哦,仁慈而欢乐的机智!隐蔽的时间的
每一个含混的神谕所具有的崇高涵义!
人中的卓越形态!从中我们读出
人类的冲动、思想和行为的完整叙述;
在能够目睹你的悠久年月里,我们
明白了我们的生命世界的浩瀚无垠;
在其中,只要目的与你的一样单纯,
或许渺小的工作和力量也同样神圣。

约翰·斯特林作于1839年

那些让伟人感怀的时间与忧虑
甚少在长眠安息时从尘世消失!
虽然我们根本看不见死亡会饶恕宽容,
他的生命却弥漫在世间充溢的空气中;
尽管莎翁的尸骨在我们的脚下埋葬,
他的灵魂却在故乡的穹苍轻吟低唱;
英格兰感知的每片天空和熟悉的每颗星球
都随着从他那里获取的价值一起闪耀永久;
很多母亲都说,他的轻言细语
能让她们睡梦中的小孩子欣喜,
他最初连接的从天空到地球的微光
交织着每个清新的早晨诞生的光亮。
司空见惯的景象和平淡无奇的故事,
树叶、花草、禽鸟、战争和帝王之死,
大陆、海洋和自然界日常的轮回,
农耕生活,还有地上遍布的墓碑,
他的视野融合宽广、居高俯瞰、悠闲徜徉,
与充满活力的精英俊杰用心灵和眼神交往;
其他挚友发现的专属于他的风格
唤起想象与日俱增的热情和活跃,
那长长的叹息,激情四溢的强烈刺激,
唤醒习惯的沉思,激励了动摇的意志。
在更多属于他而不是我们的大片土地上方
他至高无上地坐在高耸的塔楼里受人敬仰,
目睹自己创作的鸿篇巨著
把更加自由豪放的生活方式传授给他高贵的民族。
啊,塑造历史的智慧!啊,闪烁想象的色彩!
啊,凭借怜悯的露珠保鲜的无边无际的心怀!
啊,善良无忧的智者!啊,超群出众的意识
只为每个掩盖遮蔽的时代中模糊不清的神谕!
啊,人中典范!我们从他那里阅读
了人类的冲动、思想和行为的全部;
就在注视着你的那一岁岁一年年,
我们知道了生活的天地多么浩瀚;
或许,只要其中生活的目的和你的一样淳朴刚正,
无足轻重的工作和微不足道的毅力也许同样神圣。
约翰•斯特林(1839)

他永不衰陨,纵使时光与忧虑归于寂然,
任它们曾怎样将一个伟大的心胸摇撼!
我们虽从未见坟墓的大门曾向谁掩蔽,
然而他的生命则充盈天宇,弥漫大地;
尽管,莎翁的骸骨在我们的脚下安躺,
他的精魂,则在他自我的天宇呼吸徜徉;
英格兰感受的每丝空气,知晓的每颗星
都从他那里获取意蕴,永远洋溢着热情;
他从许多母亲的嗓音里化出的呢喃细语
让母亲们的熟睡婴孩在睡梦中欣喜欢愉,
最初由他从天体接引至人间的幽微星光
如今交融并消隐于每晨之诞的烈焰光芒。
世间有众多景象与故事,关于平常之事,
或一叶、一花、一鸟、战争与国王之死,
或关于海滨、大洋、与自然的日夜轮回,
或耕作不息的生命,与压着大地的墓碑,
他的想象,具有生机勃勃的心灵与眼睛,
将这些糅合、壮大、驾驭,并在其中穿行;
他语调的抑扬,若被他人攫取并注入胸怀
便使高昂的思想觉醒,如激流般汹涌澎湃,
他那悠长的叹息,那深情的心灵的悸动,
能唤起经久的迷梦,并激励动摇的初衷。
有片壮美的领地,不属于我们,只属于他,
他在那里称王,端坐于一座凌云的高塔,
在那里,他目睹他所创造的一群英雄人物
正教他高贵的民族投奔更广阔的生命之途。
哦,造物的头脑!哦,璀璨的想象的色调!
哦,博大的心呵,由同情之露浇灌便不枯凋!
哦,慈爱而欢乐的智慧!哦,崇高的理智
它能解读被遮蔽的时间的每个晦暗的预示!
超脱的人类的形体呵!从中我们能够阅读
关于人类冲动、思想、与行为的一切叙述;
不论我们相隔多少个世代,每当凝视你,
便懂得我们生活的世界该多么广阔无际;
在这样的世界,若如你心怀纯洁的目的,
那么,再微小的任务与力量也会神圣无比。

往昔牵挂与时光,曾激动伟人的胸膛,
当它们如落日沉眠,世界竟未失其辉煌!
尽管凡人终究难免为墓茔所幽闭,
他的生命却与濡养万物的气息融为一体;
虽然莎翁之躯于我们脚下安息,
他的灵魂却在故国的天空呼吸;
英格兰感受的每一丝空气,认识的每一颗星,
都因他赐予的意蕴而恒耀不停;
多少母亲柔声轻吟着他的话语,
让酣睡的孩童在梦中欢愉;
而那最先由他揽入人间的点点星光,
交织辉映着每个新晨绽放的道道光芒。
讲述寻常事物的景象与故事,
咏叹树叶、花朵、鸟儿、战争与君王之死,
描绘海岸、海洋与大自然日复一日的轮转,
感慨辛勤耕耘的生命,还有那坟冢遍野的凄然,
他笔下的意象时而交融,时而扩张,时而统领,时而徜徉,
徘徊在世人的眼前,萦绕着众生的心窗;
有心人听懂了他的话外之音,
心中澎湃起渐渐汹涌的思绪,
而那长长的低叹和深深的激奋之情,
惊醒了听者的迷梦,鞭挞着摇摆不定的意志。
这片美好的土地属于我们更属于他,
他端坐于至尊宝座俯瞰自高天之塔,
看他那丛丛杰作卓尔不凡,
教那因他而高贵的民族领略生命的浩瀚。
啊,塑造思维!啊,让想象力溢彩流光!
啊,博爱无界的心因怜悯的露珠而永远鲜亮!
啊,仁慈而快乐的智慧!啊,崇高的理性,
向那尘封岁月中每道黯淡的神谕致敬!
超凡入圣的人啊!从你身上我们一览无余
人类的整个故事,关于激情、思想与壮举;
在广袤的时光中凝望你,
我们明白生命的世界博大之极;
于此世间,也许,倘若如你这般怀着纯洁的目的,
微小的任务和力量便也拥有了不可低估的神圣意义。

曾打动伟人心的时光和爱
在他安息后丝毫不会衰败!
我们虽眼见坟墓无人不收,
他的生命却遍布此世间;
莎士比亚的身躯在我们脚下归于尘,
灵魂却在他的国度永生;
英格兰每寸空气,每颗星
因他而闪亮;
他借无数母亲的口轻言妙语
让沉睡的孩子在梦中雀跃欢喜,
他先把熠熠星光带入大地,
又让缕缕晨曦升起。
于寻常见闻中,
叶子,花朵,鸟儿,战争与君王之死,
湾畔,海洋,自然轮回,
生命耕作,死亡降临,
他任想象蔓延驰骋,
与心见目睹相交;
他的声音让无数人胸中
思绪喷涌奔流不息,
他激起长叹与难以抑制的颤栗,
让人着迷,鼓舞意志不屈。
在属他的乐土之上,
他坐在耸入云霄的宝座里,
俯视他英雄思想之所造,
把更宽广的生命传给他高贵的国度。
哦 伟大的头脑!哦 闪光的奇思妙想!
哦 无垠心胸因怜悯的甘露而洁净!
哦 智慧仁慈和喜乐! 哦 崇高
为阴暗遮蔽的时代发出预言!
卓越的人!我们从他读到
人类冲动,思想和行为的全部故事;
时光荏芮,只要有你,
我们就知道生命领域何等辽阔;
身在其中,或许只要目标纯净如你,
微小的任务和力量也神圣无比。

曾牵动圣哲心怀的烦扰和岁月
沉寂后那动人光彩竟几无退却
尽管不见坟墓对谁优待分毫
他的生命却盈满乾坤每分每秒
尽管莎翁归于尘土铺在我们脚下
他的灵气仍在故国的天空呼吸吐纳
英格兰的每一缕空气,每一颗星
都因他的吟咏获得意义而闪烁永恒
他的低语从多少母亲的口中吐出
令熟睡的孩子在梦中和乐满足
他最初接连大地的星体泛起微光
融合着每个清晨新生的光芒
那些耳闻目睹的寻常事——
草叶,花朵,飞鸟,战争,君王逝世
沙滩,海洋,自然的日出月落岁月轮度
耕耘的生者,泥土满载的座座坟墓——
他的幻景都在其中融合,膨胀,俯视,信步走过
如赫然耸现的鬼影萦绕在他眼前、心窝
他的浅和高语落入他人的胸怀
唤醒攀升的思绪翻涌澎湃
他久久的叹息,他深深的激颤
惹世人神往,磨练脆弱的意念
那广袤的土地,属于他更甚于我们
他如接天高塔君临其上唯我独尊
俯瞰他亲手造就的英雄子孙
教导他高尚的子民广阅众生
啊,树人的智慧!啊,斑斓耀眼的匠心
啊,侵润于仁慈之露保持鲜活的怀抱天下的心
啊,高尚无虞的才智!啊,卓越的觉知!
被掩去的时光里每一个隐约的谕旨
那是人超然的存在!我们从中获悉
人类冲动,思考,功成的整个故事
在仰望你的年复一年里
我们了解人世可以多么广阔无际
也许,追逐和你一样纯粹的目标
微不足道的使命和力量也同样美妙

世间不曾褪逝半分,当那些
柔软心灵的岁月关怀兀自停歇;
纵是无人终得逃脱荒凉坟冢,
他的生命依旧游荡在空中。

莎翁的骨灰深埋在你我的脚底,
他的英灵却在故土蓝天下呼吸;
他曾赋予的意义也将永远照映
英伦每一缕空气、每一颗辰星。

那从慈母口中呢喃着他的词句,
更让睡梦中的婴孩浅笑欢愉;
而他初临人世时那片天空的闪动
似与每个初升的黎明彼此交融。

听惯了那些凡尘事物的见闻传言——
花叶、小鸟和战争,及国王的纷纷气咽,
滨岸、大海,和大自然的昼夜演替,
还有那生活的耕耘、坟丘的隆起,
他的视线交错蔓延,或又远视前驱,
心与眼全然为鲜活的生灵所占据;
潜藏的心声忽地由他人拆穿,
万千思绪瞬间苏醒,奔腾、不安。

一声长叹,深情激扬,
引读众神迷,助颓志高涨;
那宽广的沃野更似他的领地,
高耸的云塔上,他端坐威仪,
临视着他的创作、这英雄般的子孙
去教化那荣耀国度下的众生芸芸;
啊,奇思的熔铸!梦幻的色彩!
怜悯的雨露浸润着他宽博的胸怀!

仁慈乐观的心灵!何其可敬的理智!
将那幽暗时代的神谕也一一照亮,
超越一切的圣人!在他的身上
人类的冲动、思维与行动全然展示!

在那些注视着你的漫漫岁月,
我们懂得了生命世界何其无边;
在这里,或许目标一如你的纯洁,
而小小的使命与付出却非凡不减!
(1839年,约翰·斯特林作)

安息时这世间一切又何曾流逝
那撼动伟人心弦的光阴与忧思!
虽然魂归何处吾辈遍寻而不得,
其一生却陶染着世人无处不达;
虽然莎翁遗骨长眠于吾辈脚下,
其灵魂却久久在故土上空盘旋;
他赋予万物内涵使之永远耀眩
英格兰每一缕空气每一颗星星;
他款款低语有如天下慈母呼唤
足以令她睡梦中的孩子乐开怀,
他第一次令苍穹光芒普照山河
交织着每一轮新日冉升的光辉。
平凡事物所谱就的美景与故事,
那翠叶、繁花、鸟雀,战火连,帝王殇,
那岸涂、海洋,大自然日日的息衍,
那耕耘中的生命,沉重的墓碑呀,
视野在眼前糅合,拓展,俯瞰,前行,
满心满眼都弥漫着生命的气息;
他那些笔调被重重心虑所裹挟
双颊泛起绯红,又激起千层思绪,
一声长长的慨叹,心潮澎湃奋振,
唤醒恍惚的心神,鞭策颓废意志。
在他那块丰腴肥沃的福地之上
莎翁端坐在耸立的至高天塔间,
望着他所创作的那些峥嵘英雄
教给那崇高民族更深邃的人生。
啊,磨砺心智!啊,遐想的绚烂色彩!
啊,遗憾之泪令不羁心永葆青春!
啊,智慧仁爱快乐!啊,理性之卓越!
这阴霾时代每一句深奥的神谕!
卓尔不群,天之骄子兮!引人拜读
人类冲动、思索、付诸行动的故事;
你的作品历史时间跨度之恢宏,
吾辈方知人生百态世界之浩瀚;
其间偶有人志存高远目标如你
举足小事、锋芒略展或一样神圣。
约翰·斯特林敬上(1839年)

  • 沪ICP证:沪ICP备05050403
  • |
  • 网络视听许可证:0909346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沪字第354号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20012

 

Copyright © 1999-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Preferably viewed with Internet Explorer 8 or newer browsers.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04号